大婚将至,父亲偷了我的结婚戒指

发布: 2009-06-19 | 来源:网络转载 | 查看:


  我无法把我的爱给我的父母,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。


  去年6月紫凌就在网上和我联系过,直到今年,她又来找我。有些事情,如果不说出来,心中便放不下。紫凌一身制服,英姿飒爽中有一些傲气与放不开。这样的两种感觉是因为什么原因聚集在同一个女人身上呢?我给她一张纸一支笔,让她画房子、树和人。她几笔勾勒出她的画,一座房子被树环抱,房子中有一个小人儿,房子的右侧面依墙开了一扇门。我问她,你的家虽然物质条件不错,但是让你压抑到窒息?紫凌说,太对了,你怎么知道?我笑,因为你的画告诉我的,很多树中间单独的房子像是别墅,而你画的房子没有窗户……紫凌的眼睛里已有泪花。


  这一次,我下定决心要把我的故事说出来。我担心,如果我再不说出来,我就会被我妈搞臭。我妈前段已经大闹我姐的单位,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我……我妈嫌我们不孝顺,特别是嫌我不孝顺。她期待的生活是每个月儿女们轮流接他们两口子出去吃饭,抢着为他们埋单,他们觉得我们有今天多亏了他们。可我妈知道我是怎么长这么大的吗?知道我内心有过多少挣扎吗?


  她找我们讨要的那些都是一些幸福得发腻的温暖与爱,我做不到。因为很久很久,我都没有感觉到父母给过我温暖。童年,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我们几个孩子半夜三更被爸爸叫起来找妈妈。他们两口子吵架了,妈妈闹离家出走。也许的确是她打扰了我很多童年的酣梦,也许是她总是挑刺让我在家里从来感觉不到爱和温暖。


  其实我妈也很可怜,她和自己的亲姐姐都好多年不来往了。按说她们应该相依为命的,因为她们是被同一个老娘带大的,外婆又是一个很年轻就守寡的女人。我曾看过我外婆的日记,满纸是辛酸泪。我爸也是很早就没了爸爸。他们都是苦孩子出身,也都很努力。我爸是一个知名医生,我妈在大学里做会计。按说两人应该知足才是,却因我妈的性格总是搞得家里不开心。


  到了青春期,一提我妈,我都觉得羞耻,她常为一点事情撒泼,倒在地上打滚都可以,搞得全院闻名。我妈总是为一点小事不依不饶。我读高中时,我姐已经上班了,有一次我妈逼着我姐跪在地上给她磕头认错。我姐嚎哭,我也一起陪着她哭,为我们被自己的妈妈踩在脚下的尊严。


  一个家庭最可怕的是冷漠,特别是母亲带给孩子的冷漠与拒绝。我姐读大学时,我妈把我们用两块木板拼成的大床拆了一块木板。我睡在单边的木板上,总担心会掉下来。后来我去住校,家里把我这边的板子也拆了。其实我就在武汉读书,但是我妈说,我们睡得少,但是她还要洗床单,不划算。所以回家想过夜,夏天我就铺席子睡地上。冬天我就把学校的行李背回家,睡沙发。我爸是医生,上门找他看病的人也多,大门一开,一大姑娘睡在沙发上,真尴尬。


美容护肤

服饰流行

健康咨询

视觉焦点

  • 美容9件小事 让你越变越美
    美容9件小事 让你越变越美
  • 6大原因让你越变越老
    6大原因让你越变越老
  • 四种肌肤的正确补水方法
    四种肌肤的正确补水方法
  • 夏季补水从空调房开始
    夏季补水从空调房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