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我和两小无猜的他

发布: 2009-06-19 | 来源:网络转载 | 查看:


  倾诉人:莎莎(化名),27岁,办公室职员


  两小无闲猜


  似乎我从一出生就认得风。我们的父亲是至交,两家住的很近。


  关于风,最初的记忆是那个暖暖的黄昏。同在一家幼儿园的我们在游乐园等家长来接。我快乐地坐上旋转木马,我喜欢那种感觉。这时,风跑过来,不顾我的尖叫将木马快速地转动起来。终于,惊慌失措的我从木马上掉了下来——风理所当然地被叔叔赏了一顿“凉菜炒肉丝”。风并没有记恨我这个“告状精”,而是走过来,对我笑了笑。他的头发很黑,他的眼睛很亮。那一切回想起来就像是在仲夏夜晚看到的星子。


  后来的日子里,风再也没有“欺负”过我,并很快成了我的“守护神”。那次,风挺着胸脯站在我前面,对着拦住我的男孩子横眉冷对,回过头却柔柔地对我说“莎莎,别怕,有我呢!”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安全感。


  风的妈妈很疼我,常常为我做花衣服。风就和他的弟弟一起兴高采烈地送了来,眉飞色舞地看我换上。当我像蝴蝶在他们面前翩跹时,风的眸子就会亮亮地盯着我看,好像我的脸上盛开着鲜花——长大后,读到“ 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 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闲猜。”这正是我和风的写照。


  错别意中人


  慢慢长大了。不知从何时起,下课的时候,我开始在操场上找寻风的影子,目光所及,心里就会漾起柔柔软软、甜甜慌慌的感觉。后来风上了初一,我读六年级。好在学校离得好近,每天早上,我喜欢看着窗外,看风经过。若他也瞧见我,我就会心如鹿撞。


  再后来,风上了卫校,我读初三。风离我越来越远了。那时男生女生是不能随便说话的,否则就会惨遭“积毁销骨”。于是,和风,即使偶尔遇见,也装作陌路。


  远远地看风,帅帅的。突然有一天,我发现对风,我必须仰视了——哦,他多像一株高大挺拔的白杨树啊!我开始自卑,是的,我这个“丑小鸭”怎么能配的上“王子”呢!于是,忧虑,烦恼开始向我袭来……


  很快到中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了,真的很想去风所在的学校。可害怕自己的想法“大白于天下”,于是先报了一所自己肯定考不上的学校,而将卫校作为自己的第二志愿。填报志愿的前一天,我看见风和另一个男生在教室外出现。我对着风笑,风仿佛也对我笑,我的心怦怦直跳。然后风就消失了。我心里很是怅惘……


美容护肤

服饰流行

健康咨询

视觉焦点

  • 美容9件小事 让你越变越美
    美容9件小事 让你越变越美
  • 6大原因让你越变越老
    6大原因让你越变越老
  • 四种肌肤的正确补水方法
    四种肌肤的正确补水方法
  • 夏季补水从空调房开始
    夏季补水从空调房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