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奔走在相亲之路的剩男剩女

发布: 2009-06-19 | 来源:网络转载 | 查看:


  现在的女人都是忙事业要紧,每天在单位忙完回家还要继续忙,自己的事情没时间考虑,这就挤坏了她们的父母,所以就开始安排她们不休止的相亲。有句话很形象的面熟现在都市人的工作外生活,那就是“不再相亲就在去相亲的路上”


  始终是恨嫁的女人


  我叫云霏,30岁,2000年大学毕业来到合肥,一个人生活。搬过六次家,养过两条狗,谈过五次恋爱,相过无数次亲,并将一直相亲下去。原因很简单,我不但过了适婚年纪还行将老矣,很尴尬地面临着被甩卖的悲惨局面。25岁之前,我心高气傲,看不下任何男人;26岁到28岁之间,我不温不火地恋爱,我爱的男人一个个不温不火地消失;28岁之后,我心急如焚,却很难找到真心合拍的男人。他们更愿意跟我玩成人游戏,眼光却紧紧胶着在80年后的女人身上。曾经有个男人跟我一本正经地辩解:她们青春朝气、活力自信,张扬得可爱,高调得可人。即使生气,嘟起的嘴唇性感迷人,不像你的已经唇纹丛生。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第四个男友,经常,我可以在马鞍山路的某家酒吧看到他搂着不同女人进进出出。


  上次相亲的对象很搞笑,还没聊上几句,他突然问我:你都已经30岁了,给自己存了多少嫁妆?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。我很坦白地说没有多少,他紧接着问有没有5万?我哑然失笑。婚姻的买卖关系这么明确,我想我们根本就不对路。甩过一个离异带小孩的男人。38岁,经济不太好但人还不错。只是他的孩子人小鬼大,总是摆出一副防备的眼神,想着法子对付我。我害怕自己会成为可怕的“后妈”,于是我离开。


  即使寂寞,也拒绝如商品般销售自己


  刚上班时,我的经济能力有限,租住在人群聚集的城中村。时常有陌生人敲门,晾晒在外的内衣也莫名其妙地丢失。我紧张害怕,在深夜咬着被单独自啜泣。爸妈很不放心,时有电话打来,我泪痕未干,还是鼓起勇气调整好语气跟他们报平安。那时,陪伴我最多的便是安妮的书,在昏黄的台灯下,我认真地记录抄写。我记得越牢,对男人认识越清。


  因为做销售,要经常应酬。喝酒在所难免,每次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还得硬憋出微笑来应付上级应付客户。偶尔被揩油,恶心地在卫生间呕吐。他们老于此道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我,销售不仅仅是销售商品还包括附赠自己。当然,我知道,有很多同事在销售商品的同时顺便把自己销售出去,大半做了地下情人,少部分修成正果,但战况惨烈,牺牲不小。我始终排斥这样功利性极强的销售,更鄙视倒贴。我果断拒绝了所有暗示或明示,结果,我在公司举步维艰,业绩并不突出,上级也不见得赏识。最终,我离开,带着仅剩的尊严。


美容护肤

服饰流行

健康咨询

视觉焦点

  • 美容9件小事 让你越变越美
    美容9件小事 让你越变越美
  • 6大原因让你越变越老
    6大原因让你越变越老
  • 四种肌肤的正确补水方法
    四种肌肤的正确补水方法
  • 夏季补水从空调房开始
    夏季补水从空调房开始